1111111111111111111111

母親河“述說”的伊犁故事

2019-07-13 10:41 伊犁日報  

摘要:伊犁河也是伊犁人的希望,受她的養育,伊犁各族人民安居樂業。新中國成立70年來,伊犁河也給我們“述說”了更多故事。伊犁從貧窮到富庶、從封閉到開放、從安于河谷一隅到走出疆内外,這些都是伊犁河能夠見證的幸福和滿足。

伊犁河是伊犁人的母親河,她孕育了伊犁廣袤的草原和遼闊的農田,賦予了伊犁河谷“塞外江南”的美譽。伊犁河的故事其實就是伊犁人的故事,富庶的伊犁河谷給予伊犁人的特質,而在伊犁河滋養下的各族人民也在不斷奮鬥。幾十年來,伊犁河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變化如滴滴甘甜的伊犁河水,浸潤着代代伊犁人心裡,更加濃醇、更加深遠。

“彩虹”飛跨伊犁河

洶湧湍急的河面上,一艘寬大的擺渡船上并排停着3輛卡車;在車輛間隙中,擠滿了扶着自行車、牽着牛羊、抱着孩子、趕着驢車等過河的人。在人們的談笑中,兩條粗大的鋼纜随着幾名強悍擺渡漢子的卷動,擺渡船在吱吱扭扭的鋼纜絞動和漢子們的吆喝聲中,緩緩地從河北岸向南岸移去。到岸後,人們離去,在南岸等待的人們又上了船,要去北岸。每年冬季河面冰封,擺渡船無法使用,河面厚厚的冰層就成了寬闊的“橋面”,人們步行走過對岸,年年月月,周而複始……

7月5日,伊甯市民劉國正對記者說,年輕時,他經常去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辦事,現在每每想起伊犁河的擺渡船,總是滿滿的回憶,始終無法忘記。伊犁很多老人都知道,這幅場景就是伊犁河無法抹去的曆史記憶。

1975年,伊犁河上才算有了一座真正的現代化大橋。這座大橋如同一條紐帶,把兩岸牢牢地系在一起。自那一年起,伊犁河的最大擺渡碼頭、擺渡船也随之成為曆史。

伊犁河養育了伊犁各族人民,自古以來,關于贊美伊犁河的詩詞歌賦數之不盡,随手拈來。因為是第一座現代化橋梁,伊犁河大橋成為伊犁河上的“寵兒”。

從1975年到現在的44年間,幾座橋如同美麗的彩虹一樣,越來越多地飛跨在伊犁河上。1983年,伊犁河雅瑪渡大橋正式竣工。2004年,三道河子伊犁河特大橋通車。2007年,新疆最大橋梁——伊犁河特大橋投入使用。眼下,在建的可克達拉特大橋也将于年底前竣工。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伊犁河新一橋動工建設。該橋距離伊犁河大橋3.5米處,像兩個孿生姐妹一樣并排橫跨在伊犁河上,采用與老橋一緻的外觀形式和橋跨布置。建成後,幾乎與老橋合并成一座橋。一旦新一橋投入運營,伊犁河大橋就将退出交通運輸網,成為一座旅遊景觀橋。

伊犁河橋的變遷也是伊犁變遷的一個縮影,從曾經的擺渡到第一座橋的建設,再到現在大小橋橫跨伊犁河,過去過河難的曆史已經随着交通的快速發展而不複存在。現在,驅車奔馳在寬闊平坦的橋面上,卻不能忘記一代代伊犁人的奉獻、建設和對生活的期待。

生機勃勃的伊犁河

在所有贊美伊犁河的語言中,“美麗的伊犁河”出現的頻次最多。伊犁河美,美在她的大氣;伊犁河美,美在她的秀麗;伊犁河美,美在她的包容……伊犁河用她神聖的美讓伊犁河谷充滿靈性。

随着伊犁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有一段時間,伊犁河兩岸的生态環境和資源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影響,特别是上世紀90年代,伊犁河沿線亂占亂建、亂圍亂堵、亂采亂挖、亂倒亂排等亂象屢禁不絕,造成河流水質下降,流域生态環境破壞,伊犁河受到傷害,河邊曾經令人熟悉的次生林面積在減少,大片的蘆葦湖和濕地在減少。伊犁河流域有40餘種魚類,其中,知名的裸腹鲟、東方歐鳊、西鯉在過度捕撈下已難覓蹤影,漁業資源遭到較為嚴重的破壞。

2004年,自治州人大常委會出台了《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伊犁河額爾齊斯河漁業資源保護條例》,明确規定每年的2月15日至5月31日是伊犁河的禁漁期,使伊犁河魚類有了更多繁衍生息的機會。為了恢複伊犁河流域魚群種類,州直每天都要進行增殖放流,把大量魚苗投入到伊犁河中。

進入新世紀以來,人們對伊犁河的關愛和珍惜形成了社會共鳴,伊犁各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在曆屆兩會上都發出保護伊犁河生态環境的強烈呼籲,“愛護母親,保護伊犁河!”讓伊犁人覺醒過來,伊犁河的治理與保護引起了人們的重視。2011年9月1日,自治州的地方法律法規《伊犁河流域生态環境保護條例》正式實施,保護母親河被提上了重要議事日程,從伊犁河的生态環境保護、草原和森林保護、農業生态保護、濕地保護、生态環境保護規劃和生态功能區劃等全方位對伊犁河保護作出了明确規定。

自治州曆屆領導班子對伊犁河的保護也越發重視,為了保護好母親河,出措施、強治理已形成常态。從2017年開始,伊犁河谷在全疆率先推行河長制,正式成立由主管領導和22個相關職能部門組成的州級河長制工作領導小組及辦公室。當年,州直八縣三市及114個有河(渠道)鄉鎮場均完成河長制實施方案批複,實施範圍延伸至村級。州直共任命州級、縣(市)級、鄉級總河長247名,黨政“一把手”任河長,是轄區内河湖管護第一責任人,河長制實行後,伊犁河的生态環境發生了明顯變化,河暢、水清、岸綠、景美又使伊犁河煥發昔日容顔。

從伊犁河的原生态到發展利用,再到目前的大力保護,70年,伊犁河經過了許多曆史變遷,伊犁河愈發生機勃勃。

深情的母親河

伊犁河就像一位無私的母親,給予我們太多,總是用慈愛的目光靜靜地凝視着我們。

在伊犁河兩岸的樹林中,透出星星點點房屋屋頂;在奔流的河邊,路人總會停下,站在觀景點上感受着伊犁河的美……伊犁河已經浸入伊犁人的骨肉深髓中。這條安靜流淌的河始終陪伴着我們,不斷地給我們更多生機。多少年來,伊犁各族人民背靠着伊犁河,接受着伊犁河的賜予。

對于伊犁河的開發和利用,伊犁人變得越來越理性,伊犁河谷各縣市對伊犁河的開發也是基于保護的基礎,以伊犁河為主題的旅遊項目遍布伊犁河流域。

現在,每到周末或節假日,在伊犁河邊都會看到一群群志願者在河邊清除垃圾,悉心地保護伊犁河兩岸的生态環境。

從2012年起,伊甯市啟動了城建1号項目——伊犁河國家濕地公園及景觀建設。伊犁河國家濕地公園建成後,飛來了許多珍稀鳥種,目前已發現疣鼻天鵝、白尾海雕等250多種鳥類,占全疆鳥種的90%,成為鳥兒們栖息的天堂。同時,伊犁河國家濕地公園也成為伊犁各族群衆散步休憩的好地方。在伊甯市建設園林城市、衛生城市、生态城市的進程中,伊犁河國家濕地公園具有裡程碑的意義。這裡保持了伊犁河流域濕地及次生林風貌,又融入了園林景觀,自然風光和建築景緻的美妙結合令人流連忘返,沉醉其中。

伊犁河令人沉醉,也令人遐想,四季風采各異。伊犁河也是伊犁人的希望,受她的養育,伊犁各族人民安居樂業。新中國成立70年來,伊犁河也給我們“述說”了更多故事。伊犁從貧窮到富庶、從封閉到開放、從安于河谷一隅到走出疆内外,這些都是伊犁河能夠見證的幸福和滿足。

記者 張亮

責任編輯:陳英鴿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