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文藝 > 本土原創 > 正文

八千裡路雲和月

2019-08-02 16:26 伊犁日報  

222

資料圖片

1966年,我出生在河南省方城縣一個叫黑山頭的村莊。周圍的山大都是黑色的,山上的石頭也是黑色的,村莊是不是因此而得名無從考究。但從我記事起,“黑山頭”這三個字就在我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村莊并不大,也就百十戶人家。鄰裡之間非常和睦,上工同在一個生産隊,吃飯時都端着飯碗聚在一起有說有笑。雖是粗茶淡飯,吃不飽肚子也是常事,但大家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滿足感。那個年代,聽父輩們講得最多的是新中國成立前的事,地主惡霸如何壓迫長工出苦力,哪家出去逃荒,客死他鄉,還有村上參加革命,在戰場上犧牲的孩子,有時講到傷心處不禁失聲痛哭。新中國成立後,共産黨領導人民當家做主,老百姓的心裡暢快,敢挺直腰闆說話了。

時光總是在不經意間流走,我在黑山頭慢慢長大。無論生活如何艱辛,但快樂始終是童年的主旋律。月光下捉迷藏,能藏遍整個村子,小夥伴們經常跑得汗流浃背,推鐵環、老鷹抓小雞等遊戲,定格在童年的美好記憶中。煤油燈下,一邊是母親納着鞋底,一邊是孩子們寫着作業;竈房内、爐膛裡噼裡啪啦燒着柴火,鍋裡蒸的是紅薯面窩窩頭;鄉間小道上,忙碌的毛驢車、人力車、自行車相互穿梭;田野裡,是父輩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勞作,是老牛吃力的耕耘前行。淳樸的生活狀态,繪就了一幅甯靜祥和的鄉村畫卷。

我的活動範圍非常有限,除了在家就是上學,或是到地裡幹活、到山上拾柴,也就方圓六七裡地,幾乎沒有離開過村子,外面的世界更是一無所知。直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末的一天,一次偶然的活動讓我和祖國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

當時我正上初二,接到學校通知,有部隊要從黑山頭路過,所有師生到鄉間公路上夾道歡迎解放軍。看着威武的部隊戰士徒步從我面前通過,我們每人手裡揮舞着自制的小紅旗,不停地高喊“向解放軍叔叔學習,向解放軍叔叔緻敬!”後來才聽說,這支部隊上了前線。當天夜裡,我第一次失眠了。這些解放軍戰士年齡大不了我多少,在祖國需要的時候,他們響應召喚,奔赴前線、奔赴戰場。第二天上課時,我在所有的課本封面上寫下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字樣,更理解了國與家的關系,沒有國哪有家,國家強大百姓才能安康。從那時起,我就下定決心,好男兒當兵去,我要報效祖國。

1982年,我高中畢業後應征入伍,夢想終于實現,成了大西北一名光榮的邊防戰士。從軍的13年間,我爬冰卧雪,風餐露宿,與邊關的雲月做伴,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任務,多次立功受獎。轉業後自願留在了部隊駐地工作,為邊疆的建設添磚加瓦。

寒來暑往,年複一年。從黑山頭到祖國的邊陲伊犁,一晃就是37年過去了。從當初風華正茂的熱血青年變成如今年過半百的中年人,流走的是歲月,改變的是容顔,不變的是報效祖國的初心。37年雖然在曆史長河中隻是短暫的一瞬,但正值改革開放的關鍵時期,我見證了祖國翻天覆地的變化。按照地圖标注,從我生長的村莊,到我從軍及如今工作的地方,剛好四千公裡的距離。這八千裡路啊,我走了多少遍已記不清楚,一頭是我熱愛的邊疆,一頭是我魂牽夢萦的故鄉。雖然路程的長度沒變,但途中所用時間不斷縮短,足以見證新中國成立70年來日新月異的變革。

第一次出遠門就是當兵離家的日子,姐姐用自行車推着我的新兵背包,走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送我到鄉武裝部報到。幾經輾轉,從南陽火車站上了運兵的專列。大概坐了四天四夜的火車,終于到了烏魯木齊市。當時正值冬季,大雪後的邊城俨然一個銀色的世界,從未到過城市的我眼花缭亂。休整一天後,接到通知再出發,近百輛大篷車一字排開,煞是壯觀,我們按照點名的順序依次上車。出了城之後,車隊隻有十幾輛車在一起了,其他的車去了何處無從知曉。沿途住了兩個晚上,在不同的兵站,第三天終于到了向往已久的軍營,這次從黑山頭到所在的新兵連整整走了8天時間。3年後第一次回鄉探親,時間雖然沒有縮短多少,但家鄉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已發生了變化,過去的草房變成了瓦房,家家戶戶通了電,煤油燈時代已成為曆史。

這條八千裡的路,承載着多少鄉愁,寄托着多少希望,一次次來,一次次走,數不清的離愁别緒,道不盡的酸甜苦辣,路上發生的一些故事至今曆曆在目。

記得一次在回鄉途中,火車剛過蘭州,一位50多歲的旅客突發荨麻疹,渾身奇癢難忍,列車上不停廣播找醫生,但病人急需注射一種針劑才能緩解,必須要中途下車。看到他沒有同伴照顧,我自告奮勇在寶雞站陪同素不相識的大叔下車看病,直到病情穩定後才把他送走,我又重新踏上歸途。

還有一次在哈密火車站,列車進站停靠後,兩個小偷上車偷旅客的錢包,被我當場制止。兩個小偷惱羞成怒,順手拿起啤酒瓶子向我砸來,我的胳膊被玻璃劃破,鮮血直流。小偷下車後拔腿就跑,我強忍疼痛拼命追趕,協助警察終于制服了小偷,回過頭來火車已駛出了站台。

這條路,從春走到秋,又從冬走到夏,從年少走到中年。這條路,穿越了大半個中國,見證了祖國的變遷。随着鐵路一次次提速,随着烏伊高速公路的開通和鐵路的建成,出行已經變得不是難事。如今,從伊甯到鄭州的直達火車隻需40個小時,乘坐飛機也逐步變成尋常百姓的首選,早上從伊甯出發,中午可以在黑山頭和家人一起午餐。如今的黑山頭,水泥路修到了家門口,當年的茅草房被兩層小樓代替。無論是乘火車或是飛機,到站後公共交通四通八達,如果通知家人,每次都有小轎車接站,這在過去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時光荏苒,歲月如歌。八千裡路,距離沒變,變的更多的是出行選擇。和家人交流,過去靠的是書信,如今拿出手機随時視頻聊天。交通和通訊的便利,不僅拉近了時空的距離,更加深了親人們情感的交流。在享受美好生活的同時,感受着祖國母親帶來的溫暖和幸福,更為我們偉大祖國感到驕傲和自豪。□齊義新(伊甯)

責任編輯:姜燕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